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以及华为进行了详细的专题报道
发布时间:2019-07-10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华为现阶段的底气与信心,很大程度上来自即将发布的鸿蒙操作系统。7 月 5 日,华为“心声社区”发布其公司创始人、CEO 任正非接受英国《金融时报》采访的纪要。这次采访发生在 6 月 24 日,任正非首次谈到了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,引发各界关注。与此同时,法国重要的新闻周刊《观点》(Le Point)杂志,在 7 月 4 日的刊物封面上,以《这个人将改变历史》为标题,刊登了任正非的肖像照,并以长达 15 页的篇幅,图文并茂地对任正非本人以及华为进行了详细的专题报道。

  这两个专访涉及了多方面的问题,包括华为 5G 技术发展、鸿蒙操作系统、中欧关系以及地缘政治等,在专访中,任正非向《观点》杂志的记者详细介绍自己个人的背景经历,以及华为公司过去和未来的发展历程和方向,其中就包括在法国业务情况等,并且在采访中首次提到鸿蒙操作系统的诸多技术细节。任正非表示,华为自主研发的鸿蒙操作系统,其本身并不只是为了手机用,还为了做物联网研发,能够应用于多种领域,比如自动驾驶、工业自动化等,“我们正在研发的操作系统能够与印刷电路板、交换机、路由器、智能手机以及数据中心等兼容。”对于鸿蒙操作系统的处理速度,任正非透露,“该系统的处理延迟小于 5 毫秒。它将完美地适应物联网,还能够应用于自动驾驶。”值得注意的是,当被问及鸿蒙操作系统是否比谷歌的 Android 或苹果的 macOS 操作系统更快时,任正非谨慎地回答:“很有可能。”在《观点》的报道中,给出了一份研究报告的数据,华为的操作系统,比安卓速度快 60%。然而,任正非也在专访中承认,在自研系统与谷歌和苹果竞争方面,他认为华为仍存在一个很大的失误:“与苹果的操作系统或安卓相比,我们仍然缺乏良好的应用程序生态系统。”任正非表示,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华为已经在着手研发自有的应用商店,吸引开发者前来。手机论坛 XDA-Developers 曾指出 ,华为正在与 Google Play 商店中的应用开发者取得联系,并邀请他们将其开发的应用程序带到 AppGallery 应用商店中,这可能是华为自研的应用商店名称,现在该应用商店已经正式上线。另外,任正非还在专访中强调,没有人可以阻挡历史发展的道路,华为的 5G 技术是现如今世界上最出色的,全世界没有一家竞争对手可以在未来两到三年内赶超自己。法国《观点》杂志是法国最重要的新闻周刊之一,创刊于 1972 年,杂志的创始人兼社长安贝尔(音译,Claude Imbert)是法国新闻界具有影响的资深记者。有媒体指出,作为同法国政界关系密切的一份杂志,《观点》杂志这次对华为和任正非的重点报道,从侧面反映了法国官方以及各界在同中国通讯类企业合作时,所持有的开放的多边立场和态度。早些时候,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余承东曾表示,最快在今年秋天,最晚明年春天,鸿蒙将在中国首次亮相。天风国际的研报分析称,华为或在今年 10 月开始出货搭载鸿蒙系统的手机,按照时间推测,消费者很可能会在华为 Mate 30 系列手机中,看到鸿蒙操作系统的真面目。由此看来,华为自主研发的鸿蒙操作系统很快就能和更多的华为用户见面。

  操作系统已经成为衡量企业是否会形成生态的重要因素之一。当你在全网搜索国产操作系统时,会发现一个惊奇的现象,搜出来的结果大部分都是以 Linux 为基础二次开发的电脑国产操作系统,这类系统专攻于科研、教育等领域,而专注于电子设备的国产操作系统,还比较少见。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曾表示,电脑上的应用程序都是在操作系统的支持之下工作的。举个例子来说,操作系统就好像地基,应用程序就好像地基上的房子,都是通过地基到房子里的。也就是说,只要电脑联网,谁掌控了操作系统,就掌握了这台电脑上所有的操作信息。而任正非最为担心的,就是华为对 Android 和 Windows 系统太过于依赖,没有主动权,这才有了鸿蒙操作系统。根据南华早报的报道,华为最早提出自主研发鸿蒙操作系统的时间是在 2012 年。七年前,在深圳的一座别墅内,任正非率领一部分华为技术高管,在这里举行了为期数天的闭门会议。

  (来源:CNET)据了解,2012 年 6 月,华为互联网业务总裁朱波正式离职,他曾担任华为公司业务和软件产品线首席市场官(CMO),同年,其互联网业务部被归入了华为消费者(BG)下面。当他离职后,任正非发现,整个市场环境已经变得截然不同。虽然当时华为手机份额不到 5%,而且在不断攀升,但是,华为和中兴遭受了美国对安全方面的质疑,核心业务却无法掌握在华为自己手中,比如说系统,这让任正非异常警惕。在别墅内,任正非交给高管们的任务就是集思广益,了解华为应如何应对谷歌 Android 智能手机操作系统(OS)日益增长下的成功,华为是否可以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,当时任正非就有担忧,华为对 Android 系统的依赖,可能使公司在未来容易遇到问题,可能会让美国对华为使用 Android 系统进行限制。在这场闭门会上,任正非说:“哪怕(芯片)暂时没有用,也还是要继续做下去。一旦公司出现战略性的漏洞,我们不是几百亿美金的损失,而是几千亿美金的损失。我们公司积累了这么多的财富,这些财富可能就是因为那一个点,让别人卡住,最后死掉。这是公司的战略旗帜,不能动摇。”华为内部人士称,此次会议后来被称为“湖畔会谈“。而在会议之后,由华为高层的谈判和指导下,华为操作系统技术实验室正式成立。华为内部将这个团队的成员安排在了华为的研究所区域内,包括学者和研究人员等专业人士都参与其中,该团队的工作旨在推动尖端科技创新,每年华为将投入数十亿元在该业务上面。众所周知,技术研发是一个投资高、风险高、回报周期长的业务。为了支持软件系统技术的研发,华为也在做内部调剂平衡。南华早报指出,这个团队并不会为华为公司利润做出很多贡献,而华为也不会对其做出苛刻的要求。华为发言人曾表示,“Android 和 Windows 将始终是我们(华为设备)的首选。与此同时,我们将竭尽全力保护客户的利益。”但种种迹象表明,当时华为官方对内部所研发的操作操作系统以“备胎”形式处理,并未对外公布。如今,IDC 的数据显示,华为已经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供应商。2018 年,华为共出货 2.06 亿部智能手机,其中有一半销售在海外市场。今年 1 月到 3 月,华为出货量为 5900 万台,年增长率为 50.3%,仅次于三星,排名第二。当人们还在谈论华为是否会被谷歌暂停合作事件所影响时,华为在逆境中重生,海思总裁何庭波发出“备胎“邮件,将七年前的备胎系统转正,外界称其为“鸿蒙”。而根据国内媒体的说法,华为鸿蒙系统的幕后人,内核实验室的主管是上海交通大学的陈海波教授,他曾发表过多篇操作系统领域的研究成果。

  图|一张上海交通大学的演讲截图(来源:网络)该报道指出,华为鸿蒙操作系统将是一个全栈式的优化方案,针对于 Linux 内核也将做很多的修改设计。其中超级文件操作系统、方舟编译器都将是鸿蒙操作系统非常核心的部分。根据南华早报引述知情人士称,华为自主研发的鸿蒙操作系统,将基于一个轻巧的内核,可以对调整和批量做出快速反应。消息人士称,鸿蒙操作系统所面临的最大技术挑战之一就是它与 Android 系统的兼容性,目前来看,鸿蒙操作系统仍会与 Android 系统软件兼容,开发自研的兼容底层需要大量的时间。但这一系列消息并未得到华为官方的确认。国内媒体引述供应链最新消息称,华为依然在全力推动自主操作系统鸿蒙上市的进度,这个项目并不会因为外界环境的改变而重新进入到“备胎”阶段,毕竟它将华为几乎整个硬件终端串联起来了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等待几个月之后,华为辛苦 7 年的鸿蒙操作系统或将揭开面纱。

  过去几个月,任正非不断接受国内外媒体的采访,从 72 小时内接连接受主流媒体群访,到英国的《金融时报》,再到法国《观点》杂志和加拿大的《环球邮报》,这对于已经接近 75 岁,行事低调的任正非来说,实属罕见,这是前所未有的事件。

  图|任正非于 2019 年 1 月 15 日接受媒体群访时拍摄(来源:SCMP)直到 2014 年,任正非才首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,频繁公开亮相。那时的华为公司在通讯技术上开始领跑整个中国通讯业,根据华为 2014 年年报显示,华为当时已经实现全球销售 2882 亿元人民币的收入,并在消费者业务领域开疆拓土,在多个国家跻身第一阵营。现在,华为公司在不断壮大,5G 通讯领域已经占据了全世界领先地位,而近来的一系列遭遇,都让华为和任正非变得很困扰。一位华为员工曾感叹道:“朋友圈转什么东西都要跟我们华为扯上关系。”所以,在任正非不断对外发声的背后,凸显出的就是华为要稳定军心,稳住消费者和外界对于华为的评判。2019 年 1 月,任正非在接受多家媒体群访时,表达了信心,称华为今天可能要碰到的问题,在十多年前就有预计,华为已经准备了十几年,不是完全仓促、没有准备地来应对今天这个局面,这些困难对华为会有影响,但不会出现重大问题,因为华为有信心去应对。

  图|华为公司董事长任正非接受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专访时拍摄(来源:华为官方心声社区)而在本次《金融时报》的采访中,任正非也表达了华为有信心去应对局面,他说:“我们认为美国打击我们的是对准网络联接解决方案业务,5G 只是联接业务的一小部分,这个业务我们准备比较充分,没有影响。意料之外的是终端受到创伤更大。尽管终端受到的创伤比联接大一点,但是现在客户信任正在恢复中。其他一些次要的产品线这几年一直在逐步关掉,我们把人员转到主战场上。”任正非也在采访中提到中美零部件问题,他表示,“如果美国能够对我们开放,我们用美国的硬件和软件能做出非常高、精的先进系统。如果不能用美国的部件,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用中国产部件、美国以外别的国家生产的部件,做出在整机上仍然领先世界的系统,因为我们整体的能力是显著领先世界的。”在稳定军心的同时,任正非也坦诚表示,因禁令影响,如今华为的终端销售已经遇到了衰退迹象。他表示,“实体清单出来以后,终端在海外市场上先是大跌,后来逐渐回升,现在已经接近原来的销售水平。截至 5 月 30 日,我们已经销售超过 1 亿台手机,比去年同期提前 50 天。当然,我们上半年的业绩比较好,不代表下半年也好,因为实体清单之前,我们是高速增长的,5 月份打击我们以后,这两个月还有一定的惯性。所以,下半年以后有些业务缩减,会有一定的衰退。”在这场硬仗的背后,作为华为的指挥官,任正非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,他认为,华为在增长与下滑态势下,需要不断练内功,鼓士气,补课学习。

  为此,去年任正非亲自批准提拔了一线实干型人才,涉及软件、智能制造、采购和供应链体系。而在最近的一份华为总裁办电子邮件中,任正非提到,“今年我们将从全世界招进 20 - 30 名天才少年,明年我们还想从世界范围招进 200-300 名。这些天才少年就像泥鳅一样,钻活我们的组织,激活我们的队伍。“当这家企业面对外界诸多的挑战时,通过任正非本人的发声,由内部的信心来化解,这或许就是任正非的管理之道。香港六合开奖结果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