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野圭吾《恶意》:一场熟悉陌生有始无终的恶意
发布时间:2019-07-11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挂牌,热点事件多了,内心也不再波澜起伏,每个人都以为看到的真相,不全是真相。实际上读东野圭吾,并不适合昏昏欲睡的午后,最好是无所事事的傍晚,没有饭局的聊赖,索性置身于软软沙发边灯影下的一圈,一搭没搭地开始。

  作为与《白夜行》、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、《解忧杂货店》齐名的东野圭吾作品,《恶意》明显没有前三者的名声响亮。村上与东野的书,已经决定这一时期先搁置,但是从那些热点带来的恶,忍不住想想重复一下当初《恶意》带来的惊悚。

  早已过了松本清张的亟不可待,果然《恶意》没有多久,大概四分之一不到的部分,凶手就束手就擒,仿佛没有任何悬念,凶手也摆出一副就是自己杀了人的表情。

  东野不是那种阿婆设计情节的恍然,在剩下大部分的时间里,who的问题已经解决,剩下的便是how,东野在不同的章节,不同人的视角,逐渐爆出了层层叠加的谜底。

  任何事情,包括读小说这件事,也绝不只是一种读法,更不是单纯的语文读法,这种有点私密的行为,原生的潜意识,基本会影响某本书读还是不读,读多少何时读完的情绪。

  小说中野野口杀掉了旧同学日高,未必是少年时“我就是看你不爽”,而且添加了若干绯闻情节,不仅要杀掉对方,而且要在社会新闻里彻底颠覆对方高高在上的形象。

  “就算是被捕也不怕,即使赌上自己所剩无几的人生,也要贬低对方的人格。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啊?说老实话,我实在找不出任何合乎逻辑的理由。野野口先生,你也是这样吧?或许边你自己也说不清。”

  除了转换视角,正人君子的优越感与同期滋长的恶意,野野口对日高的憎恨,我就是看不惯你,就是恨你,我就是想杀掉你,不需要任何附着掩饰莫名其妙的恶意,恐怕才是东野传递的恐惧。

  这是怎样的一种憎恨与恶意?有时候“幸灾乐祸”真的是人性中最普遍的表现,明明与己无关,损人不利己,野野口一直对日高不错,愈是如此,野野口愈是压抑自己的存在,感觉窝囊,愈是压抑,愈是有强烈的刷存在感,只有对方消逝了,自己才会找回自己。

  谁也不知晓人性的幽暗森林里有什么?百度AI大会李彦宏被泼水后,众人哗然的隐晦满足,类似明明我们是最好的朋友,可是瞧见你生活优越,还是很不舒服,又不能为了舒服直接暗黑掉你,偶尔碰见你的尴尬,属于锦上添花。

  不过运气这东西大多说不定,明明是属于自己的机遇,瞬间别人上位,男人女人都会捶胸顿脚,恶意横生,想干什么却干不了什么。人生的成败,往往落得如阿Q一样的别人安慰。更多的时候,更多的人,打发了内心此起彼伏的欲念,继续红尘羁旅。

  关键是这种情绪循环往复,与人附体,昨日了了,今时又起,眼睛长在自己身上,瞧得是别人,这糟糕的财务自由,水果自由......